记者探访在日遇害两姐妹家乡 村民辟谣"打黑工说"

肖肖,最后更新: 2017-07-19 07:15:00

村民告诉记者,这栋四层楼的建筑就是两姐妹的家

福建一对中国姐妹在日本被人残忍杀害的消息,这两天在两姐妹的老家——福清市传开了。除了议论,当地村民也有担心:“我们福清,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在国外打工,出这么个事情,谁不担心?”

据中国日报网报道,7月上旬在日本神奈川县住宅中失踪的一对中国姐妹——陈某兰和陈某珍,13日夜,她们的遗体在神奈川县秦野市的山林中被发现,遗体被装在旅行箱中,已经部分腐烂。神奈川县警方透露的消息说,这对中国姐妹是在7月6日失去联系的,监控录像显示,一名男子多次进入这对姐妹居住的公寓楼,并从公寓楼里搬运出多个大箱子。据日本新闻网报道,该嫌疑男子30多岁,家住横滨市,已婚,与遇害两姐妹中的姐姐陈某兰在女孩打工的酒吧相识,两人有感情和金钱上的纠葛。目前,此案的具体信息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两姐妹为何去日本?她们生前有着怎样的家庭和经历?出事后,两人的家人是否已经赴日处理后事?带着这些问题,红星新闻记者赶赴两姐妹的老家——福建福清。

村民:女孩父亲与其他亲人已赴日

记者探访遇害姐妹老家

16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福州市福清文房村——两姐妹的老家。红星新闻记者发现,村里大多数村民家的楼房都建得比较好。“这里的原住民,很多人都没有土地了,这里的农民很多都在做投资生意。”一位村民介绍。

在这位村民的指引下,红星新闻记者来到了两姐妹的家。这是一栋四层楼的房屋,矗立在一片低矮的砖瓦平房中,很是显眼。“他们家算我们村盖别墅盖得比较早的一批,虽然不及后来盖的那些别墅豪华,也算是蛮不错的。”

当时正巧是晚饭时间,屋子里大约有十多个人围坐在一起,用家乡话商量着什么。门口停着三辆轿车,几名男子正在将很多大大小小的行李箱从家中搬出,陆续放进车里,像是很多人要一起出远门。红星新闻记者向他们打听两姐妹的父母时,他们立刻说:“已经走啦,去办签证了。”

17日,红星新闻记者再次来到这家时,家中只剩一名年轻男性和两名年轻女性。记者表明采访意图后,年轻男子表示:“他们昨天已经动身去日本了,发生这种事,我们没心情接受采访。”附近的村民也表示,陈氏姐妹的父亲和其他部分亲人,已经赴日。

知情人辟谣“打黑工挣钱说”

与家里微信最后一句话是“谢谢爸爸”

红星新闻记者第一次到“陈家”时,当时有一位中年男性正在指挥搬运,像是家族中的长辈。虽然他否认自己是遇害姐妹家族中的成员,但他向红星新闻记者透露了一些两姐妹的故事。

“网上说什么陈家重男轻女,把两姐妹送出国打黑工,然后挣钱回来养儿子,那都是假的。他(两姐妹的父亲)是在两姐妹念高中的时候,把两姐妹送到国外留学的。”这位中年男性说,“他们家有4个孩子,两姐妹前面还有一儿一女,要真的是重男轻女,那为什么不干脆把另一个女儿也送出去呢?”

该中年男性还透露,把两姐妹送去日本读书,大概每人花费在十多万元左右,“据我所知,他(两姐妹的父亲)每个月还给在日本的两个女儿寄钱呢!平日姐妹都是通过微信和家里联系,一般打电话回来,都是报平安。微信聊天的最后一句话还是‘谢谢爸爸’。”这名男子表示,事发后,两姐妹的母亲遭受巨大的精神打击,已经病倒。家中还有一位将近90岁高龄的奶奶,奶奶从小把两姐妹带大,与两姐妹感情非常深,得知噩耗后,大家都担心奶奶会受不了打击。

这名男子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福清这边有好多人都是借钱出国,以后再打工挣钱还。有村民表示,该男子应该是陈氏姐妹的大伯。

福清元洪高级中学老师:

两人中学时“都是很乖的孩子”

红星新闻记者打听到,两姐妹出国前就读的是附近的福清元洪高级中学,这是一所寄宿制高中。虽然已经放暑假,但两姐妹遇害的消息,依然在老师和同学中间传开了。

据该校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师表示,两姐妹先后入读这所中学,“在学校里,她们就是最平平淡淡的女孩子,很普通的学生。这两姐妹都是很乖的孩子,不爱说话,她们跟同学相处很融洽,性格也开朗向上,在校期间从来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她们学习也很认真,成绩处于中等偏下一点。两人好像都是没有经历高考,就去日本读书了。”两姐妹在日本遭遇不测,这位老师表示自己也很痛心,“她们都是生活自理能力很强的孩子,我们是寄宿制学校,这两姐妹先后进入学校以后,在生活上也经常互相照应。”

这名老师表示,福清市去日本留学并定居的人很多:“好多成绩中下的孩子,父母都会把他们送出国,去日本的尤其多,可能在日本资源比较好。如果孩子成绩好,能考上一本线,那就会留在国内继续读书。”

一位村民回忆:“这家有四个孩子,三个女儿一个儿子,遇害的两姐妹从小就文静漂亮,是四个孩子里最漂亮的两个。”

调查

福清海外留学打工热

长乐一带,偏向送往美国 福清一带,偏向送往日本

红星新闻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福建一带,有许多人都有海外打工或留学的经验。在文房村附近,一位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我们福清,几乎每家都有至少一个人在国外打工,全球各地都有福清人,主要是在发达国家。”

有一名福清本地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很多年前,福建这边的“出国潮”,大多都是指偷渡到海外,留下来打黑工,“赚外汇”是他们的目标;但现在年轻人里的“出国潮”,大多是去海外读书,然后在当地工作,希望以合理的身份留下来。

“大概20多年前吧,这里出现第一次‘出国潮’,那时候的人出国,大多都是国外的‘黑户’,从事的也是比较基层的洗盘子等工作。”两姐妹生前就读的元洪高级中学的一位教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出国的人,其实越来越少。就拿我们学校来说,我们是比较好的高中,学校孩子出国的不算多,成绩好的孩子,父母还是希望他们能在国内念一所好大学。一般都是成绩偏下的孩子,会在高考前,被送出国。”这位老师表示,横向比较来看,市区内的学校学生出国比例偏低,而乡镇上的学校学生出国比例略高。“一般来说,福州长乐一带,偏向把孩子送往美国;而福清一带,偏向把孩子送往日本等地。”

在文房村附近,红星新闻记者看到有不少土地长满荒草,“这些都是农田,现在荒芜了,没人种地。福清很多农民更愿意出国去打工,多挣一点钱。”一位隔壁村的司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这名司机说,自己以前也挣了一些钱,老婆在澳大利亚也攒了钱寄回来,前几年和朋友投资了煤矿,但现在煤矿开采行业衰落,自己的钱也亏了进去,于是出来当司机挣钱,“我的女儿和老婆去了澳大利亚,和我已经十年没有见面了。当年我女儿去澳大利亚读书,我老婆办了陪读签证,我也不能过去探望她们。好在我女儿争气,现在拿到绿卡了,我老婆也很快可以办绿卡,我马上就可以去澳大利亚和我的家人团聚了。”

红星新闻记者 沈杏怡 发自福建福清

原标题:微信聊天的最后一句话 谢谢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