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盗猎,不长长牙的公象数量变多了,这是谣言吗?

horseben最后更新: 2017-11-08 11:56:10

作者:何长欢

亚洲陆地上生活的体型最大的动物,毫无疑问是亚洲象。

日本神户市动物园的成年雄性亚洲象。图片:Corpse Reviver / wikipedia

它们聪明、情感丰富,是少数能够镜子测试(Mirror test)的物种之一。很多人都喜爱它,殊不知,它也有许多不为人们熟知的故事。

镜子测试,简单来说就是动物能否分辨镜子中的是自己。图片:Think Elephants International

变臭了,也变强了

成年雄性大象每年进入发情期的时候会变得很暴躁,对周遭的所有事物都会看不顺眼,推倒大树、攻击其他动物都是常事,这段时期被称为狂暴期(muth)。在狂暴期,它们眼睛后方的颞腺常常流出液体,这些液体恶臭无比的,以此来彰显自己的强壮——“我很臭但我很强。”

进入“狂暴期”的亚洲象,注意眼睛后方的分泌物。看到这个特点就可以判断:虽然没有象牙,但这是个雄性个体。图片:Mradul/ wildlife sos

年幼的雄性大象也会逐渐进入狂暴期,但它们释放出的味道是芳香的,以此向成年雄性示弱。这种味道有多香甜呢?印度古诗中有记载,说这样的香味能让蜜蜂一直萦绕身边。

年轻的亚洲象印度亚种在玩打架游戏。图片:Jagdeep Rajput / www.ardea.com

想要保护自己,就让自己变香——这样的绝招也只有大象能想得出来吧。

林奈在亚洲象这栽了跟头

亚洲象最早是由现代生物分类学祖师爷林奈命名为Elephas maximus的。不过,林奈的命名出了个大乌龙。

在18世纪,欧洲人还很少有人见过大象。雄心勃勃的林奈当时力劝瑞典国王购买大象标本,国王当即购买了来自荷兰西印度公司的标本,一只泡在酒精中的大象胚胎,林奈就以它为模式标本命名了亚洲象。

就是这个胚胎标本。图片:Ewen Callaway /Nature(2013)

今天我们知道,成年亚洲象和非洲亲戚们在外表上有很大区别,但是胚胎嘛,有时还真的很难区分。

成年亚洲象,耳朵和个头都比亲戚们小得多。图片:Bernard Castelein / naturepl.com

两百多年后,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哺乳动物馆馆长Anthea Gentry看到了这件标本,她和身为古哺乳动物学家的丈夫对这件标本产生了怀疑。2006年,Gentry开始尝试获得标本的DNA,但由于长期在酒精中浸泡,DNA已经降解得非常严重,实验以失败告终。但她始终都在惦记这件事,并引起了蛋白质化学家Enric的注意。最终,他们在亚洲象和非洲象之间发现了一种有区别的蛋白。通过分析这种蛋白,他们确定:林奈的这件标本其实是<普通非洲象>Loxodonta africana。

成年普通非洲象,注意和上图对比看耳朵。图片:Ron Tear

亚洲象的分布范围

通常认为,亚洲象有三个亚种,即印度象、斯里兰卡象和苏门答腊象,还有一个亚种地位存在争议的婆罗洲象。其中斯里兰卡象体型最大,也是亚洲象的指名亚种;婆罗洲象体型最小,也被称为侏儒象。

饮水的斯里兰卡象群。图片:Michael Brooke / gettyimages.com

有人认为婆罗洲象是从印度转运过来,或者从周边的马来半岛和苏门答腊岛转运过来的;也有人认为它们和其他亚种一样,是在婆罗洲岛上独立发展起来的,应该被视为一个独立的亚种。

婆罗洲象,个头最小,也被称为侏儒象。图片:Nick Garbutt / photoshot.com

亚洲象的分布范围曾经非常广泛,最西可以到美索不达米亚地区,最东可以到达我国黄河流域。而今天,它们只分布在南亚、东南亚和我国的部分地区。中国的亚洲象现在主要分布于云南省的西双版纳、普洱和临沧,总数不足250头。

亚洲象的分布图。浅红色部分为历史分布范围,深红色部分为现在的分布范围。图片:Sémhur / wikipedia

究其在我国分布范围退缩的原因,主要是气候和人为因素。在两三千年前,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的气候温暖湿润,草木茂盛,很适合亚洲象的生存。但随着气候变迁,北方逐渐变得干燥和寒冷,不再适合亚洲象生存。同时,几千年前的中原和华东地区人口还并不算多,随着农业的不断发展,人口数量也不断增加,占据了亚洲象的栖息地。这使它们只能向西南部的山区退缩。

困境之中的亚洲大个子

今天,亚洲象在IUCN中被评为濒危等级,面对的威胁有几点。

小公象。图片:Anup Shah / naturepl.com

首先是盗猎。亚洲象通常只有公象长有长象牙,母象即使有象牙也不露于口外。有针对性的盗猎使得亚洲象群体中雄性大量减少,雄性过少势必会增加近亲繁殖的几率。此外,自然界中本存在少量无牙雄性亚洲象,但由于人类有选择的猎杀,无牙公象数量增多。今天斯里兰卡的亚洲象里,90%的雄性都没有象牙。

亚洲象苏门答腊亚种,你可能没看过张口的大象,它们并不靠长牙来咀嚼。左图:Daniel Heuclin;右图:Nick Garbutt

其次是生境的破碎。中国的亚洲象数量稀少,盗猎情况罕见,但它们的栖息地被农田所分隔。种群之间无法进行交流,长此以往,势必会造成近亲繁殖,影响种群的生存发展。

斯里兰卡,走出公园边界的亚洲象。人类侵占了大象的栖息地,而大象,可不会认哪里是保护区的边界。图片:Dan Lundberg / wikipedia

以云南西南部为例,那里是中国少数可以种植橡胶树的地区之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家大力鼓励当地农民种植橡胶,亚洲象的原有栖息地被大面积开垦种植橡胶。普洱茶也是当地的支柱产业,许多土地被开垦成茶园。思茅市将名字改成了普洱,足见茶叶的利润。还有香蕉、苞谷、水稻等农作物的垦植,让亚洲象的生存变得愈发艰难。

18年间西双版纳橡胶林数量的增加,橘色为橡胶林。图片:Ecological Indicators(2014)

亚洲象食量巨大,每天需要150~200公斤的食物才能满足其生存,但栖息地的减少让它们不得不频繁地来到人类的农田中寻找食物。大象需要生存,人也需要生存,所以人象冲突变得越来越严重。这是亚洲象面临的第三点威胁。

有冲突就会有牺牲,在人类农田附近被枪杀的母象。图片:DECCAN CHRONICL

被象踩踏后的田地。图片:Wang Wei /China News Service

在有亚洲象分布的地区,每年都有人会命丧象脚。我在云南进行亚洲象研究的时候,主要的工作是采集亚洲象的粪便进行遗传研究,你可能想不到当地人的田地很多时候就是我的采集地。可爱的当地人大多很支持我们的研究,面对他们我心情复杂,既对他们给予的帮助心怀感激,又对亚洲象给他们造成的损失感到难过。

动物园中交配的亚洲象。图片:UrLunkwill/ wikipedia

好在,政府已经在当地开展工作,与保险公司合作,对大象造成的损失给予一定补偿。许多保护组织也在当地建立红外相机预警系统,让人们可以在大象出没时及时躲避。虽然效果还未尽如人意,但毕竟已经开始行动。

泰国国家公园里的亚洲象。图片:Khunkay / wikipedia

其实,不只是中国,所有有大象分布的国家都面临这些问题。要想平衡人象之间的利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许需要进行经济转型,例如适当开展生态旅游、观象观鸟活动,才有可能真正实现人象之间的和平相处。

本文是物种日历第3年的第312篇文章,来自物种日历作者@何长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