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草被叫停后又遭上交所问询 子公司火速获《药品生产许可证》能否成救命稻草?

刘德明最后更新: 2016-10-16 07:15:38

近期深陷漩涡之中的青海春天,极草风波再次上演新的剧情。时隔两天,此前一直翘首企盼换发新《药品生产许可证》的青海春天等来的是一纸勒令占公司主营收入近8成的极草产品停产的告知书;在极草被叫停后,子公司春天药用所期盼的《药品生产许可证》却来了。

不过,青海春天面对的不只是产品的生产经营问题,上交所火速发来问询函,直指公司信披事项。

子公司获《药品生产许可证》

在极草被叫停后,子公司春天药用所期盼的《药品生产许可证》却来了。

在3月30日公司公告极草(公司冬虫夏草产品)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品的试点工作均已被叫停后。3月31日晚间,青海春天发布公告称,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向控股子公司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天药用)发出《关于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换发的批复》,同意换发《药品生产许可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青海春天一直从2月初停牌至今的原因就是因子公司春天药用未获得《药品生产许可证》,证监会要求其进行核查。

一大波头疼事来袭,青海食药监局换发《药品生产许可证》能否成为公司的救命稻草?公司又该如何回复交易所问询?不过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一位券商医药行业分析师表示,“中央对于虫草保健品的监管态度通过本次‘叫停’已经出来了,今后斡旋的余地不会太多。此次叫停主要是产品砷含量超标的原因,与认证公司制药工序的《药品生产许可证》关系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3月30日当日,记者实地走访了极草位于成都市区的成都总府路专卖店、成都IFS店和成都万象城店。在与三家门店工作人员交谈中,了解到其中两家店目前无法购买极草含片,成都万象城店则表示目前仍可购买极草含片,但是目前两盒内可以直接购买。其中总府路店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总局(食药监总局)那边资质还没有帮我们弄下来,暂时是停掉的一个过程。”不过,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极草含片现在没有卖了,如果需要的话,需要进行登记,如果开始(销售),可以给记者打电话。

交易所问询信披

对于青海春天来说,交易所的问询再度袭来。在4月1日,公司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直指公司信披事项。

在3月30日公告中,青海春天公告称,收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国家食药总局”)《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以下简称《告知书》)。其中《告知书》载明,2015年7月11日,国家食药总局曾向青海省人民政府发出的《关于停止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冬虫夏草纯粉片作为试点产品的函》称,自2015年10月15日起,停止公司的极草产品试点,撤销此前的试点文件(食药监药化管函,并请青海省督促公司提出符合保健食品要求的产品注册申请;如届时不能提出符合要求的试点产品,国家食药监局将适时中止公司的试点。

上交所要求公司核实并披露,公司及相关股东在2016年3月28日收到《告知书》前,是否曾收到《停止试点产品的函》,是否知晓函件内容,是否存在隐瞒行为。

此外,上交所提到,《停止试点产品的函》中指出,截至2015年7月11日,“青海春天未能按照要求展开工作,未能解决试点产品砷含量超标的问题。”请核实并披露,公司知晓该信息的具体时间,并结合公司前期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重组信息披露文件),说明公司是否按规定履行了相应的信息披露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