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国务卿辟谣:特朗普不可能提名科恩纯属谣传

陈丽婷最后更新: 2017-09-11 16:25:59

图片为科恩在论坛上发言

(凤凰财经驻北美记者 孙璎姝)据了解,现任美联储主席耶伦的任期在明年1月份结束。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称,耶伦和他的首席经济顾问科恩(GaryCohn)都是美联储主席一职候选人。而近日,《华尔街日报》报道又称,特朗普不太可能提名科恩作为下一届美联储主席。与此同时,现年73岁的美联储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因个人原因递交了辞职信并将于10月卸任。

针对美联储高层动荡局势,美国前国务卿、前波士顿联储主席理查德.库珀对凤凰财经表示,距耶伦任期还有5个月,现在预测谁将成为下一届联储主席还为时过早。至于媒体称特朗普不可能提名科恩(Gary Cohn)的说法?我个人认为纯属谣传。

对美联储高层及政策的分析

理查德.库珀表示,美联储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递交了辞职信。而实际上,无论怎样,再过8、9个月费希尔的任期都将结束。任期时,他曾强力支持金融监管政策,这点与之前已经退休的DANIEL TARulLO非常相似。

理查德.库珀认为,这意味着二人与特朗普的放宽金融监管政策对立,意见并不一致。由此,特朗普总统想选出不热衷于加强金融监管政策的人士。现任美联储主席耶伦的任期到明年1月份结束,其是否继续连任?目前不好预测。即使耶伦不做联储主席的席位,她仍旧是联储董事会成员。

谈及美联储政策是否会有变化时,理查德.库珀表示,联邦储备局不参与制定政策,它由会员银行组成,联储盈利的话也要分红给会员银行。其作为一个自治机构,同时也是被银行所控制。国会有权商议并重新制定政策,联储负责执行政策。一些政策由七人的董事会决定,也有一些政策由银行委员会决定。有关外汇政策方面,美国一项规定是不干预外汇政策。外汇政策的制定由美国财长决定,而财长要向联邦储备局征寻意见。他称,联邦储备局将有两个重大的政策制定,即建立七人组的委员会和公开市场委员会。

谈到“加息”问题时,理查德.库珀称,自2008年至今的九年中,加息问题一直在讨论,近两年内有缓和上涨趋势。那么,收紧银根的速度如何?我们处在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自2007、2008年以来,我们处在一个低利率时期。但最近三年内的三次提升利率,开始逐渐紧缩银根。一些人预测今年12月再次加息,至于是否加息,还是要根据美联储对经济的最终判断,十月份或者十二月的会议中会做出最终决定。他称,联邦储备局如何减少负债也是一项重要议题。经过多次讨论,联储考虑是否取消“反向定量刺破”。这长期以来美联储和政府一直讨论的问题,且进展缓慢。

此外,1990年就任波士顿联储主席的理查德.库珀对凤凰财经表示,80年代末、90年初,波士顿也经历了一场地产泡沫,虽然那时没有2008年金融危机严重,曾有人对联储提出过批评建议,有人甚至提出要解散联邦储备局的荒诞说法。

在历经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通过了《多德-弗兰克法案》,美联储有了更多的责任维护金融市场的稳定。自2010年后,美联储不仅关注银行的政策管理更是关注整个经济态势及发展。

金融学者、大摩专家分析联储高层变动及金融市场变化

麻州大学达特茅斯分校查尔顿商学院会计金融系主任吴佳对凤凰财经表示,美联储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的辞职与特朗普有关。原因很可能是费希尔认为特朗普在弗吉尼亚州暴力事件中“谴责白人至上”的力度不够,一怒之下辞职。而费希尔本人是一位非常有经验的联储官员,他辞职后,造成了美元的一度下跌。与特朗普上台时相比,近日美元下跌幅度达10%左右。

吴佳表示,现任美联储主席耶伦将于明年1月任期满后,按照通常美国的传统,总统的第一任期,会邀请美联储主席继续任职。但是,耶伦曾对特朗普竞选时表达过不满,因此是否会让她继续任期,还是个迷。那么联储空出的四个空位,经特朗普提名的人将会对美联储产生很大影响。例如,现在美联储主要是“鸽派”政策,加息幅度小,而特朗普期望加息幅度大一些,这样可以美元走强,促进经济发展。特朗普的目标是利率升高,美元也会走强。除了联储政策对利率有影响之外,这与特朗普政府有很大关系。

摩根斯坦利财富管理专家HELEN郭则认为,费希尔本应明年6月退休,但突然提出今年10月提前退休,是对市场的一个风险冲击(相反方向,在同一天,美立法同意特朗普总统的政府借贷上限,是对市场的利好消息)。她称,费希尔一直是“鹰派”成员,他认为当前货币政策仍属扶植型的,失业率过低将带来通胀激增,不需过于担心现在的通胀率偏低等观察比其他成员更敏锐,且不说通胀指数有一定的缺陷,这个指标一直都是滞后的宏观指标。目前而言,联储失去一个“鹰派”成员,但是放眼到明年,2018年联储主席席位轮换,现有的两个半“鸽派”(芝加哥的Evans和明尼苏达的Kashkari,达拉斯的Kaplan算半个,费城的Harker中间派)将被两个半“鹰派”(克利夫兰的Mester,里士满的成员,三番的Williams算半个)和1个“鸽派”(亚特兰大的Bostic)替代,整体上是在向“鹰派”偏移。如果其他空缺位置被更“鸽派”人士填补,明年的联储货币政策和利率变动将会更大争议。费希尔的提前离开给特朗普总统更大的空间重整联储。

HELEN郭称,现有四个位置欠缺:Quarles应该占一个位置,其中一个应有社会银行背景,另一个位置是给下任主席席位,最后这个是费希尔副主席的位置。因为副主席席位需要参议院通过,特朗普总统的主要目标是下任主席人选,可能不会在费希尔的继任人选上花费精力或浪费政治资本,很可能暂时空缺该位置,或者让没有争议的Powell继任。

(该文由凤凰国际imarkets独家原创 转载请注明来源)

Tag: 政策 辟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