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化报》数字报

段仕忠最后更新: 2017-03-25 00:12:00

A03版

新闻回放:2016年12月9日,大学生李开(化名)通过王姓男子在一款App处进行贷款。2017年1月11日,李开因逾期还款被王姓男子追债2.4万元。随后,李开与担保人王涛陷入连环贷款中,两人称自己被迫到处贷款用来偿还上一笔债务。截止到3月6日左右,在20多次贷款后,李开名下共7万元债务,王涛名下共151460元债务。

新文化讯(记者 文直) 2017年3月6日之后,对于李开和王涛来说,机械般的贷款、还款虽然结束了,但这段经历却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很大影响,一个手机被没收,一个电话不敢接。而这一切的源头———某App却“销声匿迹”了。

老师:俩学生已不再上学

李开所在学校老师张玉(化名)称,两名学生已经不在学校了,“我也是听学生说的这个事,具体他们是怎么产生的债务,几千元怎么就变成那么多钱,我也不清楚。李开是我们系的学生,他的父亲已经给他办理休学了。另一名学生听说也不在学校了。因为孩子本身没有什么偿还能力,所以作为老师,我们听说这个事后就及时通知家长了。”

李父:报警后催债者“消失”

3月6日,李开的父亲通过学校老师得知此事,将孩子带回家中。“他只要在学校就会有要钱的人去找他,说不定就给孩子带哪去,然后又出现一笔借款。我把他手机没收了,怕他再整出什么问题。”李父称,这些债主曾追至家中要账。“3月9日晚上9点左右,孙姓男子、张姓男子、赵姓男子等4人到我家(吉林市)砸门砸了10多分钟,我爱人自己在家不敢开门。第二天又去我爱人单位找她,晚上我跟这些债主见了一面。”在了解整个情况后,李父认为这笔钱不应偿还,“我觉得这里面存在欺骗,孩子莫名其妙被人逼着到处借钱,一笔高于一笔。”李父说,自3月13日左右报警后,那些债主便“消失了”。

王父:网贷公司要警方证明

“目前这个事也没有什么进展,派出所告诉我,我孩子的事涉及人员太多,取证有一定困难,还在调查中。”3月24日,记者与王涛的父亲取得联系,“这段时间我儿子名下的一些网贷陆续到期,每天都有人给我们打电话催债,有广东的、有天津的。”王涛的父亲称,催账电话约从3月10日开始,每天的“进电”数量至少四五个,最多有10多个,“我跟催账的人简单说了一下情况,我儿子这钱是被诈骗了,所以这钱我没法还。一共近6万的网贷,我也还不起。”得知这个情况,部分催账者表示理解。

“有的人告诉我,如果情况属实的话,让我提供一些警方出示的相关证明,他们就可以跟上级汇报,商量如何解决。可是我现在手里没有相关的证明,所以电话还是天天会打进来。”除此之外,王涛名下一位网名叫星晔的债主曾打电话催账,另一名曲姓债主与王父相约见面,“我跟他说这钱我没法还,他说我跑不了,钱早晚得还,过了一会儿他就走了。”王父称,近期两人没有继续催款。

24日下午3点左右,记者再次联系浦东路派出所,工作人员称需要找办理此案的民警。

涉事App:发通知”辟谣“

王涛向记者提供了自己的手机通话记录,从3月20日到3月24日,一共有56个通话记录,有座机号码也有手机号码。最多一天有15个电话,这些电话号的所属地有的是湖南长沙,有的是广东深圳。

整个贷款事件的起因源于是李开第一笔贷款后产生的逾期费用。据李开称,而当时操作的某App,目前无法查阅此项贷款在该App上的相关信息,因为该App已经“不好使了”。记者实际操作发现,该App虽然仍可以下载,但所有业务均显示“目前×××已暂停进件业务”。而在首页中显示一则紧急通知,称“近期有不法分子冒充×××的工作人员催要还款,请客户首选通过××× App偿还本息……请注意,是企业账户而非个人账户。

记者多次拨通公告中所留电话号,但截至截稿前,仍无法与该App客服工作人员取得联系。

“大学生借款6400元遇连环贷负债22万”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