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灵灵、妖铃铃!明知“妖”是假的,还是 被吓笑了!

勤为径最后更新: 2017-12-31 05:32:52

除了吴镇宇和方中信,吴君如还请来沈腾、小岳岳、PAPI酱!

贺岁贺岁,年终岁末,大场面的高概念制作之外,喜剧总是大银幕上的必备,今年到了头,纯正的喜剧只有一部,吴君如的导演处女作《妖铃铃》。出道三十余年,出入甚多港派喜剧经典的吴君如,选择自己最熟悉的类型进入内地市场,自然在情理之中。这路数,刘镇伟王晶周星驰大多走过,叫好又叫座的,不多。

原因无他,大多是新旧两不靠,坐吃山空或是不耐心于类型雕琢。《妖铃铃》用了笨功夫,安坐早已成熟的类型模子里,细致打磨出新笑料,主演们出挑也出奇,自带拥趸。这一出手,首日票房领跑同期上映的新片,截至29日下午4:00,《妖铃铃》全国综合票房累计约6000万元人民币,《妖铃铃》的好看,说新也旧,说旧也新。从宁浩到徐峥,再到近年崛起的开心麻花,基本走的是爆笑喜剧路线,《妖铃铃》忽然祭出“惊喜剧”的打法,对于新一代内地观众来说,的确新鲜。若是浸淫港片黄金时代的影迷,看了《妖铃铃》,应该颇为感怀,周星驰和刘镇伟联手的早年经典《回魂夜》已把“惊喜剧”这个混搭类型玩得相当纯熟。不过,彼时猛鬼或僵尸,都是货真价实地出来吓人,换做如今的内地银幕,这是万难实现。旧梗不能用,《妖铃铃》既能惊到观众,又能喜到观众,吴君如的新招数相当有建设性。采写:南都记者许嘉

PART1闹鬼

都知道鬼是假的,

可惊吓效果不差

真人来装神弄鬼,如此设计,既规避审查风险,又能让《妖铃铃》的气质更“喜性”一些,不至于赶走神经脆弱的观众。鬼是假的,如何吓人?《妖铃铃》开头那一场,正版复制日韩和香港恐怖经典的标准套路,立刻让观众陷入过往的恐怖片经验中。虽然你预计得到鬼是假的,但是,只要氛围到位、细节扎实,直接的感官刺激,惊吓效果依旧。这一招,《妖铃铃》屡试不爽。

套路太熟,吴君如甚至把玩起各色鬼怪,大打情怀牌,“清朝跳尸”、吸血鬼德古拉、红衣女鬼、日军僵尸、美国丧尸……恐怖片符号全部玩成了搞笑梗。

PART2逗笑

“神医”追着假鬼诉衷肠,

“神婆”怀旧有生气

神神鬼鬼只是个引子,《妖铃铃》的底色还是喜剧。演过太多港味喜剧,吴君如拿捏出来的搞笑桥段,蛮正宗。各种错位,各色疯癫。人人都怕鬼,吴君如偏偏设计了一个不怕鬼的“神医”王保健,医死了自己老婆的他,日日魔怔,等着妻子还魂。一个专心等真鬼的疯子,竟然追着假鬼诉衷肠,吓人的被人吓,恐怖片破了功,那就是喜剧喽。

更喜的是,《金鸡》里的阿金之后,吴君如再度塑造出一个立得住的喜剧主角,玲姐。这个混杂天师和神婆气质的人物,仿佛从旧日港片走出,吴君如将她演绎得亲切自然,虽是符号化的人物,却有了生气。这大概只有生长在港片黄金时代的吴君如,才能以熟识和热情演绎得形神兼备。

PART3戏精

Hold住五湖四海的喜剧咖,

进退有度

光有一位玲姐唱独角戏自然不够,《妖铃铃》的一众主配角同样出彩。拍喜剧,老搭档最常见。除了吴镇宇和方中信,吴君如此番请来张译沈腾小岳岳PAPI酱,竟然全是自己未合作的新面孔,兵行险着。

所幸,她真的HolD住这些五湖四海的戏精。原本未演过喜剧的张译和方中信,吴君如为他们设计的造型,反而最突破,一个男扮女装,一个胸毛比头发多,彻底利用二人过往形象的落差,营造喜剧效果。而沈腾和岳云鹏,两个北派喜剧的翘楚,刚好凑成一对,语言和节奏更相宜,说相声是一绝的岳云鹏,也被特意安排了不少可在语言方面发挥的梗。至于PAPI酱,只要演出自己擅长的网感风,穿插在几位前辈中间,倒也不违和。更关键的是,这些角色都写得进退有度,各有心事,结尾那场人梯逃生,每个人的心结都在那一刻爆发,有笑有泪。

钉子户和无良地产商,《妖铃铃》的取材确实接了地气,不过,故事走到最后,还是像个童话,坏人得到应有惩罚,差点无家可归的好人,以自食其力的姿态住进原地拔起的城堡。经过前面一番畅快淋漓的惊叫和大笑,结尾这点天真和温情,倒是可以照单全收呢。

Tag: 观众 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