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的“雲南白藥”牙膏是假的21家商鋪被起訴

李锐锋最后更新: 2017-12-24 08:16:00

12月22日,成都市郫都區法院依法審理了一起涉嫌假冒“雲南白藥”牙膏的商標侵權案。主審法官表示,雲南白藥公司(全稱為“雲南白藥集團醫藥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此次在郫都區起訴的同類型案件還有20例,希望以審結的這起案件為示范,依次依法處理其他糾紛。

/ 公司取証

律師帶公証員到現場購買

今年7月,雲南白藥公司(系雲南白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雲南白藥”商標的被許可人)發現,郫都區一家名為“郫縣第一佳副食超市”的商鋪出售的“雲南白藥”牙膏不是其公司生產的,而是假冒產品。隨后,該公司委托律師帶公証人員來到此店,現場購買了兩盒外包裝印有“雲南白藥牙膏”字樣的同批號牙膏,並當場取得購物收款收據一張、小票一張。公証人員對購買現場及現場取得的物品進行拍照,並將其中一盒牙膏裝入信封袋。

隨后,雲南白藥公司陸續在郫都區發現了21家商鋪,銷售涉嫌假冒其品牌的牙膏,並將相關商家一一訴至法院。12月22日,郫都區法院公開審理了雲南白藥公司與郫縣第一佳副食超市的商標侵權案,以此為示范,依次依法處理接下來的類似糾紛。

/ 被告聲音

供應商消失 進貨單上地址是假的

法庭上,原告表示,雲南白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於2005年9月28日獲得“雲南白藥”的商標注冊証,目前尚在注冊有效期內。因此請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銷售侵犯“雲南白藥”注冊商標的商品,以及判令被告承擔商標侵權賠償金2萬元,以及原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產生的公証費、律師費、差旅費等6000元,共計26000元。

原告律師出示了由雲南白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產品鑒定報告,並現場演示如何從外觀上鑒定“真假”雲南白藥牙膏。

對此,被告表示,他在進貨時並不知道這是“假貨”,而且進貨單價和“真品”一樣,他自己也無法辨別真偽。此外,他還出示了兩張進貨單,一張是從正規渠道購進雲南白藥牙膏的機打單子,另一張則是此次涉嫌侵權牙膏的手寫進貨單,兩張單子上顯示牙膏價格均為每支15元。

“送貨人之前給我店鋪送毛巾、打火機這些貨,一段時間后,他看我在賣雲南白藥的牙膏,就說在他那裡進貨牙膏有活動。我看牙膏包裝、外觀都一樣,價格也和其他家的進貨價一樣,就相信了他。自己確實不懂,也沒有經驗去分辨真假。”被告郫縣第一佳副食超市的經營者說。

12月初,在他收到法院傳票以后,便和送貨人聯系,那時對方還到店鋪來保証他送的貨是真品,並聲稱“有問題他負責”。但被告第二次找他,想要復印其身份証時,送貨人拒絕了,此后,被告向他打電話再也沒接通過。最初,送貨人隻給了被告一張手工填寫的單子,被告按照上面手寫的地址找去,才發現是個假地址。

/ 法院視角

酌情認定被告賠償1萬元

郫都區法院經審理認為,因案中証據未能反映被告因銷售侵權商品獲得的實際利益,或者原告因被告的侵權行為所受到的實際損失,也沒有商標許可使用費可參照的情況下,法院根據《商標法》第63條,考慮到原告注冊商標的知名度、被告經營規模、被告侵權的主觀過錯、侵權行為的性質、以及原告為制止侵權行為的合理開支等因素,酌情認定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原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共計1萬元。

記者注意到,在此前其他品牌起訴商標侵權的案子中,還同時起訴了侵權商品的生產商,該案中,則隻有銷售商。主審法官張耀元告訴成都商報記者,是否同時起訴銷售商和生產商是原告的主張權利,本案中,原告隻起訴了銷售商一方,因此生產商或供貨商不在本案審理范圍之內。

除了本案之外,原告還起訴了郫都區其他20家商鋪,均因銷售涉嫌假冒“雲南白藥”商標的牙膏。“由於這些案子原告統一且案情類似,我們希望以本案為示范,接下來,如果能在相近時間聯系到多個商家,將統一進行調解,如果調解達不成一致,再根據具體情況進行合並審理或一一開庭審理。”張耀元說。 另外,張耀元認為,像牙膏這類日常生活用品,與人體健康息息相關。因此,銷售商自身應當注意從正規渠道進貨,並且查驗對方的經銷資質,仔細辨別商品真偽。 成都商報記者 趙瑜

Tag: 法院 牙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