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巨星一龙:我怎么打都是输的!怎么打都是假的

青儿最后更新: 2017-04-07 18:01:38

时间:2017年3月31日

地点:郑州

人物:一龙

编导 子恒|剪辑 小炮 默默设计 lulu|文 cino、子钰

经过邀约,在一龙满满的行程单中,我们加入了这次采访。通过这次采访,也让我们对一龙有了不一样的认识。或许你会发现,所谓的是非对错,只是因为我们并未看到世界的全貌。

本期人物专访

带你了解更全面立体的——一龙

从八人赛说起——“我不管我是几流,我只管对手是谁”

搏击周评:为什么会发起八人挑战赛?

一龙:这是我接到的一个任务。这些年我们去过很多国家比赛,受到了世界上很多关注,很多国外职业拳手纷纷发起挑战,借此机会武林风要办一场世界上最顶级的赛事,选择一种最高水平的对决,在世界上挑选八个最顶级的拳王,通过八人赛制决出最终高手中的高手,与之对决,来完成技术交流。

搏击周评:外界评价这是你们的一次商业行为?

一龙:任何赛事活动都离不开商业的支持,包括奥运会。但是作为一名拳手,我们的心思主要是放在比赛上,提高水平,迎接这次最强大的对手。

搏击周评:八人赛有没有你最想打的对手?

一龙:他们每个选手都很优秀,我都非常喜欢,但是我要遵守赛制规则,与最终的高手交流,给大家呈现一场最精彩的比赛。

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把其他事情好好地排一排,不只是在搏击领域,因为不能辜负太多朋友对我的期待。就像我和播求打之前,很多人说要是一龙敢和播求打我直播吃翔,我觉得天呐,这没有什么敢不敢的问题。

有些人会讲我是二流、三流,我不管我是几流,我只管我的对手是谁就行了。对手是播求?对手是伊萨?对手是劳尔?对手是八人赛高手中的高手?问这个就可以了。

搏击周评:打比赛你更看重的是什么?

一龙:我更看重对手,在擂台上只要有机会与很多顶级拳王交流就可以了,不分国内赛事国外赛事。昆仑决我打过,勇士的荣耀我也打过,国内很多其他赛事我都参加过;在德国我和一些欧洲顶级冠军打过,其实我一直想多去一些赛事平台比赛,这个意愿我说过很多次。

可能一些拳迷不了解,现在很多外国的赛事都想进入中国,他们不知道我们中国现在有多么的强大!

这些年的流言蜚语——“任何大体量的东西,不可能只有一面声音”

搏击周评:怎么看待外界对武林风的评价?

一龙:武林风13年来为中国搏击做了巨大贡献,没有武林风怎么可能有那么多赛事呢?因为客观来讲,武林风是一个老人家,她在兢兢业业为大家伙提供平台,她服务于很多人,你能数得上来的很多赛事、运动员,都跟武林风有渊源,可以说她是一位老母亲。

一个赛事走到今天,影响力大了后做每一步都可能产生争议,因为关注的人太多了呀,就有不同面的声音,任何大体量的东西不可能只有一面声音。但我们用行动,用骨和血走的路,是真实存在的,是骂不掉的。当你因为骂声伤心的时候,一定是你的信仰不足。

搏击周评:怎么看待外界对你的评价?

一龙:打比赛的时候经历很多非议,我是很难过的!我梆梆打拳累的要死,夜里十一二点还要训练(我现在一天只睡三五个小时),然后别人说我打假拳。

有时我在想,天呐我还打不打了、练不练了!反正怎么打都是输的,怎么打都是假的!后来我们发现这只是一个小众,真正推动和支持我们的是大众。而讲这些话的小众内心也是支持的,讨论是因为他们关注,也是希望我们走得更好。

经历了那么多坎坷后,我发现内心全是感恩。感恩帮助过我的人,感恩抨击我、质疑我的人,感恩这一路走过的所有人,不管你对我是什么态度。因为我们依然在往前走,用行动验证我们每一次讲过的话。

搏击周评:外界质疑你过度包装和炒作,你怎么回应?

一龙:我只能说,人走到一定时候,什么声音都会出现。团队一直想找时机开个新闻发布会,但现在是我们还想如何规避一些事情,收敛一些东西。其实出名不只是好事,还想咋炒?

搏击周评:你和播求打完之后说“比赛很复杂”,这句话有什么深意?

一龙:本身就很复杂呀!比赛举办不容易,播求的档期安排的很死,赛事方连对外宣传的时间都没有。比赛前一天我还发生了点意外,本来这个比赛可以更精彩的。

搏击周评:赛前发生了什么意外?

一龙:比赛前一天在南京的截拳道馆,下午训练了五个多小时,因为又要降重,最后没力气打沙包了,就叫两个助手帮我,本来是刺激刺激我动动就可以了,但有个助手以为是和平时打实战一样,就拼命地打,正好有一下碰到了鼻子上的老伤。我躺了一会儿血就往嗓子里流,去洗手间洗鼻子的时候,嗓子里一口浓血痰就吐出来了。

我那时不想让身边的人知道我鼻子骨折了,因为骨折以后有三个不好的影响:一是播求的团队可能会不想往这儿打,那这个比赛就没有意义;第二播求的团队如果为了比赛获得胜利,也可能会不停的往这边打;第三就是观众们会觉得很没意思。比赛前出这个事情,我感觉不完美。

搏击周评:有想过取消比赛么?

一龙:一开始闪现过不打的念头,但我又想绝对不能因为鼻子骨折不参加比赛。我当时擂台上为什么一直低头一直左右动啊?因为我是以不停的进攻作为最有效的防守。好在播求的拳头没有击中我的鼻子,不然坚持不到第三回合就会流血不止,我现在鼻子还是偏着的。

搏击周评:有没有可能和播求三番战?

一龙:三番战的呼声很高,影响力很大,这个其实没什么不可能,这么大影响力的赛事可以为中国未来的搏击事业发展铺路。

搏击周评:有没有算过打了多少场比赛?

一龙:将近130场吧。

搏击周评:印象最深的是哪一场?

一龙:在美国拉斯维加斯被格罗特KO的那一次,因为第一次被他KO,回国之后被质疑的声音特别厉害,压力非常大,那时候我也接受不了,心里难受,赢了那么多输一次就完全翻盘了。这个事情是我不能理解的,后来我想不能理解的事情太多了,就做好自己吧。

时隔三年,我半回合把他击败了。其实那次我在上场之前心里是有阴影的,对于他的实力是没有把握的,到现在为止我碰到过这么多选手,格罗特的组合拳依然是威力最重的。

搏击周评:你在比赛里被“黑”过吗?

一龙:有的,在泰国、韩国、新西兰和德国都有过,特别有次去泰国比赛,我明显是赢的,但判我输,我也搞不懂,但我心态一直还好。其实在国外打比赛,打的差不多的时候他们都有主场优势,但我都会陪他们一起庆祝胜利。走出国门,我认为我们中国勇士要更多的展现擂台上顽强拼搏的精神和武者的包容、豁达。

擂台就是一个竞技比赛的项目,往开心说是一种游戏,要遵守规则,你不要去说我们这个拳最厉害、这个腿最厉害,不要那样子比,心态平和一点,玩自己的爱好就可以了,也不要去跟比赛组织讲,他们是讲究商业模式的,不要拿情感去讲这些话。

比赛嘛,赢一点,输一点又怎么样呢?能够给大家传递一种能量就可以了,让大家看到一种全力以赴的拼搏精神,我觉得武德的修为是很重要的,而不是拳头厉害就可以。人一生要经历一个成长的过程,打比赛输的过程,赢的过程,坚持下来后,会拥有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同时让人们认识到这种成长,这是很重要的。

俗家弟子的修为——“每个人都是一面镜子,要用时间去看一个人”

搏击周评:你最不能接受哪方面的评价?

一龙:没有不接受的,言论自由嘛。其实人都是一面镜子,你所表达的任何一种状态,语言、行为,都反映个人的内心。所以我们尽量让自己嘴巴里出来的东西是干净的,这是自己的修为。

搏击周评:你经常提到修为,平常生活里是怎么修行的?

一龙:这个时代发展的速度很快,精神跟不上,信仰缺失,人们没有独立思想,喜欢人云亦云。大家骂一个人的时候,就都去骂,后来知道是好人,但再说好已经没人关注了,他已经被骂死了,这样的事网上有很多。

怎么会这样呢?说明一个道理,不是我们的教育问题,是因为这个时代,中国在发展快的时候有这个过程,但是我们管不了别人,只能管好自己,无论如何要保证做好自己。所以这个时候需要静下来,不要盲从,安静下来思考,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比如信仰佛学,不一定非要去寺院里去,心中有佛是最重要的,你想要什么是最重要的。任何人和事都有坏和好的一面,不要说人家不好,梳理好自己的思想是很重要的。

搏击周评:会去寺庙里进修吗?

一龙:我经常去大寺院里跟闭关的师兄交流,一聊就一晚上。真正的修行者要尽量避免讲话的,要45度向下不看人,因为眼睛的交流会让你的内心产生反应,就像一个石子丢进水里的波纹,所以我们如何让自己安静下来,让对方安静下来,不叨扰别人,不打扰自己,这样的话你可能会思路清晰地做事情。

我们说话都有两面性,永远说不全,所以不要用语言去看一个人,也不要用行为去看一个人,要用时间去看一个人。

搏击周评:你和少林寺究竟是什么关系?

一龙:我反复阐述我是俗家弟子,我信佛,真练了少林功夫,只是没有太多时间训练所以表现不太好,但咏春啊太极啊我练了十几年。

其实打比赛就是打比赛,没有什么出家人,出家人不可以上擂台,他打比赛就不可能再在寺院里呆着了。说到这里我能理解有些人对佛教信仰的内核不太了解,但我们一定传播一种正能量:出世修行,入世面对诱惑与挫折是更大的修行;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世。

搏击周评:有没有哪个瞬间突然不想要“武僧”这个称呼了?

一龙:我一直不想要,导演说只是一个称呼,就像“浪子燕青”真是一个浪子吗?不过绰号有时候不方便,有些人对于我的衣食住行会提到很多问题,但很多东西不是解释的问题。

搏击周评:自由搏击和传统武术有没有结合点?

一龙:有,我已经一步步在验证了,把传统武术用在擂台上。我认为传统武术是可以实战的,但如何结合很重要,结合不好的话就是花架子,哪怕你一掌能劈死牛都是没用的。但这个事情不能讲太多,因为它不代表什么。

就像我和泰国拳王比赛,你说中国人希望看我赢吗?不一定!它是和很多组织产生利益关系的,我们也理解这个事。但观众的整体水平还在成长当中,还无法正常去看待,以后时间越来越长就好了。

不是转型是跨界——“武术是我的爱好,可能要玩儿一辈子”

搏击周评:前几天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你和成龙的合影,有什么合作么?

一龙:是朋友聚会,那两天我们都在一起。成龙老师对我的比赛很关注,而且有时候我的比赛打的紧张了他也会跟着紧张,还跟我讲了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鼓舞。

搏击周评:听说你马上要进组了,是一部什么样的作品?

一龙:一个军事方面的电影,我演的是维和部队特别行动小组成员之一。因为跟咱们这个行业内容不太相符,所以和拳迷朋友分享的比较少。

搏击周评:演电影和打比赛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一龙:其实我感觉拍电影很辛苦,等戏什么的都还好,但很多时候是你这边还没热身就得开始打了,然后打完又发现灯光没弄好,再重新调调灯光,于是又要重新来。

搏击周评:你算不算转型比较成功的?

一龙:我不是转型,我最多是跨界,因为转型代表着完全离开,跨界是再做一些自己爱好的其他东西。武术是我的爱好,可能要玩儿一辈子的。

搏击周评: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彻底离开擂台?

一龙:其实有过很多次这样的念头,每次被非议的特别厉害的时候,这样的念头都会一闪而过,但后来又有更多的人支持我,我更知道我的信念是什么。

可能从小时候开始,我就比较坚持,有韧劲。每个人走到今天都不容易,媒体不容易,观众也不容易,没有完全对和错的一件事,凭自己的心去感受吧。

搏击周评:做一龙奥宇俱乐部的初衷是什么?

一龙:一龙奥宇是我跟原来奥宇老板的一个机缘,其实一开始没想开俱乐部,三年前还有朋友构想一起建个体育馆,也有杭州的朋友想一起做会所,我都不想弄。

做一龙奥宇没想做多大规模,就想对里面的每个人负责,哪怕只有三、五个人因为资本化冲击的地方太多了,冲击了实体、电影、赛事,导致很多人都不在意内容,不在意人,在意的是金钱与数字的交换,每个人成为棋子,被利用的时候你被捧着,不被利用的时候就会被一脚踢开。

一龙奥宇可能不是一个人,但里面的人很重要,我们想对人负责,他们想要什么,所求什么,我们就给予什么,帮他们走好以后的路,而不是为了自己资本化把大家当成商品。

搏击周评:俱乐部里有没有很欣赏的选手?

一龙:很多我都很欣赏,里面每个人都很棒的,如果非要提名字的话,像苗威、宋少秋、郝光华、赵重阳、武会强、薛深圳、陈赛、姚正鹏、任学擂、孙伟鹏等等都很优秀,还有刘奇良心态很稳定,拿了个四人赛总冠军,还有一些小伙子都很棒!大家人都特别好,内心干净低调,在擂台上张狂是正常的,但平时做人都很乖。

人生要做减法——“选择比坚持还难,会为得失而纠结”

搏击周评:这几年你既要拍戏又要比赛,还参加活动,有时间训练么?

一龙:记得几年前在横店跟释小龙拍《无敌铁桥三》,那两个礼拜还打了四场比赛,没有时间训练就晚上加班,我从上海带去一个沙包,吊在宾馆地下室管道上,然后人家经理找我说是扰民。那四场比赛几乎都是这样,飞来飞去,后来第五场去拉斯维加斯,去了一时不适应,因为长时间拍戏会精神低落,调整不过来,那时5天只睡了8个小时。

比赛第一回合打完,我就打哈欠,我一看不行就和场上护理Tony老师说“快扇我耳光!”一开始他不好意思打的轻,我就说用力,“啪啪”打了耳光,第一回合后我就精神了,猛打了两回合击败对手获胜。但好长时间没有大量训练,毛细血管是缩着的,突然这样毛细血管冲破了,赛后采访就开始咳血丝,记得那场比赛是跟赛瑞斯·华盛顿打的。

搏击周评:有没有想过让自己慢下来?

一龙:有,我自己也想能停下来,我从15年开始就在做减法,想让自己慢下来,昨晚还和经纪人聊这个,他说没想到我会说这些。如果停下来,这个时机是需要选择的,选择比坚持更难。

以前我会觉得坚持比较难,能坚持下来的人就很棒了,坚持到最后有股韧劲儿,后来发现,选择比坚持还难,会为得失而纠结。

搏击周评:工作外会选择什么样的消遣方式?

一龙:会抽时间和朋友聚聚,要是朋友有活动就正好借机一起交流放松一下。我不喜欢拘束的方式,喜欢很自然的那种,不过现在基本没有时间消遣了,都是在谈事情。

搏击周评:朋友、粉丝的支持,对你是怎样的存在?

一龙:我最近参加一个活动,兰博基尼家族第三代兰博基尼先生本人也在,他说在意大利也有很多我的粉丝,作为东道主我送他一副我的拳套,他很激动,开心的与我合影,并发到他的社交网络上,说他的朋友们知道后特别嫉妒他,说也想要!我觉得粉丝、朋友的支持,就是传递一种精神,给我很大的动力,让我更好的坚持下来。

从8年前打一场比赛就2000块钱还要和经纪人分,租房只敢找几百块的,到现在衣食无忧,我从业余到职业,经历比赛规则从得分得点到减分制,中间的转化、成长,有过失落、也有过鲜花和掌声,非常庆幸有一帮朋友,不管是对我有异议的还是支持我的粉丝们,我们都一起成长下来,倔强的生存下来了。

他们会感受到我们做的不只是打比赛,我们要活出的是一种生命的力量,坚强的、不卑不亢的生命力量,无论外界再嘈杂,我们要做好自己。我不希望练武的只是凭拳头吃饭,出去只能打架,我希望坚持下来能成为人们选择的一种职业,也让这个领域越来越好。

搏击周评:有没有特别想感谢的人?

一龙:有,这个人是我在拉斯维加斯失败后,他对我到现在为止,感觉都没有变过的一个人。在我印象里特别深刻的那些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变化过。

所以那些对我始终如一的人,我很珍惜。还有就是那些支持我、帮助我的人,要是让我提名字的话提不过来,太多了。我心怀感恩。

搏击周评:近期有什么计划和打算?

一龙:今年就是一龙王者争霸赛,今年全年就贯穿下来了,我是11月4日打比赛,是持续跟进的。还会参加几场比赛锻炼锻炼,会参加很多影视作品,还有一到两个真人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确切时会再跟大家说。

更多热辣内容请移步微信(搜索bjqbj01),关注“搏击周评”,搏击其实很酷哦~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