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识的可能是假的伊布?揭秘真实大奉先!在曼联他比坎通纳还差这一点

静音最后更新: 2017-02-08 11:03:28

曼联球员结束了一天的例行训练,三五成群结伴穿过训练场,走向更衣室。这是一个没有任何特别的普通训练日,但有一名红魔新援没有跟队友一起走,他反而走向了主帅。一个头发灰白、以纪律严明、求胜欲望强烈而著称的教练,他正承受着带领豪门复兴的重任。

“我需要两名球员。”这位外籍球员告诉主帅。

“用来做什么用?”主帅困惑地问。

“用来训练。”

两位热心的年轻队友很快被找来,接下来半个小时,新援让他们给自己传中,他则一次又一次用精准的凌空抽射把球送进守门员身后的球门。

这一幕很快传到了更衣室,队友早就听闻他们的新同伴非常热衷训练。

次日,他在加练时有了伙伴。第三天,还是一样。接下来的一天又一天,赛季剩余的每一次训练,自觉地增加训练成为常态。这一年过去后,曼联赢得了英超冠军,俱乐部1967年以来的第一座顶级联赛桂冠。其后的四个赛季,红魔赢得三次冠军,唯一没有夺冠的那个赛季,是因为这位外籍球星由于一记功夫飞腿而被禁赛。

开始的时候,你以为说的是伊布和穆里尼奥?但其实,主角是埃里克·坎通纳和弗格森。

虽然坎通纳从未赢得欧冠,但他对曼联的影响,不只是冠军。

1992年11月,坎通纳从利兹联加盟曼联,当时的红魔是一个自60年代后便一直蛰伏的沉睡的巨人,而他带来的堪称一场革命。

训练有了新的风气,弗格森的队伍有了信念,老特拉福德有了国王。

四分之一个世纪后,曼联再次从高峰进入低谷,球队需要再次重新注入新鲜血液。穆里尼奥需要改变范加尔留下的僵化体系,就像1992年的弗格森,穆帅需要一个有态度的领头人。他找到了伊布。

坎通纳加盟曼联时27岁,伊布已经35岁。

“你是我的继承人,王子登基。”坎通纳说。

“我不会成为曼联的国王,”奉先以他标志性的牛逼口吻回应,“我将会成为曼联的上帝。”

伊布有足够的资本,他在四个不同的国家(荷兰、意大利、西班牙、法国)都拿到联赛冠军,

伊布出生于瑞典马尔默东部的罗森加德,从小就不安分。他会偷走自行车的车锁,只是为了好玩,这让他觉得自己能引人关注。有一天,年轻的伊布跟朋友来到位于罗森加德和马尔默市中心之间的一家百货商店。大夏天仍穿着不合时宜的夹克衫,他们马上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怀疑,很快,他们因为涉嫌偷窃价值120英镑的商品被抓。不过,伊布并没有被父亲塞菲克严厉责骂,因为他偷走了寄给父亲、通知他偷东西罪行的信件。

塞菲克年轻时身强力壮,是砌砖匠,年纪大了了之后转做看更,他的一生酷爱喝啤酒、听南斯拉夫音乐,那是他的故乡。不过,塞菲克给儿子看得更多的是成龙的功夫片,以及拳王阿里、福尔曼和泰森的拳击录像带。他跟做清洁工的妻子朱卡,在伊布2岁大的时候便已离婚。

而在伊布效力当地南斯拉夫移民的球队FBK巴尔坎时,父亲并不支持。“我把从来不在那里出现,”伊布说,“我自己照顾自己。这也许令人伤心,我也说不准。”

这种独立性,导致伊布对那些管制他的人心怀反感。瘦高而有一个大鼻子的伊布,非常讨厌到索根福里斯克兰小学上学,因为他的口齿不清,学校安排他接受言语治疗师的治疗,他觉得这是一种耻辱。

伊布当年的校长阿格尼塔·塞德波姆女士说:“我在这所学校33年,他肯定是我们学校历史上最任性的前五名学生之一。他总是喜欢独角戏,在自己的领域很突出,就是那种标准的长大会惹事的小孩。我觉得如果不是有足球,他绝对会闹出大事。”

然而有了足球,以及父亲的鼓励,伊布11岁就在瑞典著名俱乐部马尔默得到了自己的位置。

在伊布14岁到18岁时指导过他的教练奥拉·加尔斯塔德说:“毫不夸张地说,他每天都踢8小时足球,他活在自己的梦想中,从来不缺席训练。训练完回家后,他还会在家里的水泥地上继续踢。他并不是那种你觉得‘哇,这家伙肯定来自天堂’的天才,事实上,另一个叫托尼·福利加尔的小孩当时受到更大关注。直到16岁,兹拉坦才开始突出。”

过去,伊布通常因为其他原因而“鹤立鸡群”。

两位小球员的父母(其中包括一个非瑞典籍球员)试图要求俱乐部开除伊布,因为他朝队友大喊大叫,然后用头撞击对方。

加尔斯塔德教练解释:“他来自罗森加德的艰苦环境,那里你必须靠自己站起来,许多人心目中他的形象都是‘坏家伙’,但我不认为兹拉坦是捣乱的人,事实上截然相反。当他发怒的时候,他是在捍卫自己的球队,为队友出头。”

伊布逐渐成为了马尔默的头号新星,那是因为他拥有一种“反瑞典”的精神。

在北欧,有一种“詹代法则”,简而言之就是“枪打出头鸟”。具体含义是,你做人必须跟大家一样,否则就会有麻烦。然而伊布崇尚巴西足球的个人主义,喜欢带有强烈个人色彩,他喜欢外星人罗纳尔多。

进球,不错,但还比不上一个花哨的假动作、一个脚后跟或者天马行空的创意动作。

所以,曼联球迷看到奉先在对莱斯特城的比赛,除了进球,还要在底线耍人球分过、牛尾巴,而没有及时起脚射门或者传球。

2000年,马尔默进入了俱乐部历史最低点,曾是1979年欧冠亚军的他们,九十年来第一次降入乙级联赛,但伊布因此获得了进入一线队的机会。那个赛季,导演马格纳斯和弗雷德里克·哥顿专门拍摄一部名为《回家的路》,记录马尔默争取重返顶级联赛的过程。

当年的伊布只有18岁,代表一线队6次,但他已经是当地的文化英雄。他让两位导演着迷。

“纪录片中我们无法使用大量的兹拉坦镜头,但我们把那些录像带保留在总部,因为它们太有趣。”马格纳斯说,“当兹拉坦出版了自己的自传后,我们决定将它公开。我们见到年轻的他的时候,跟他关系非常密切。他自然地对我们敞开了胸怀。”

这段录像带相当特殊。它完美刻画了一个故作勇敢的年轻人内心隐藏的对于未知将来的困惑。他还不懂充分表达自己,经常耸着肩膀,因为生气而面对镜头发牢骚。虽然在球场上的带球,已经充满自信,但那时候的他,还不是现在这个人们熟悉的霸气的“大奉先”。

“我是很难相处的,”伊布在视频中说,“有时候我的队友都被我弄疯了。这是比赛的一部分,如果你不能带球,就没有任何乐趣可言。足球就是要有趣,如果没有欢乐,还踢什么球?”

伊布成为了马尔默队内第一射手,打入12球,球队重返顶级联赛。

然而,他的队友并不买账。“他开始觉得自己高于球队,他可还不是明星。”队长马蒂森说,“难道他在角球区摆弄那么几下,突然就能变成新马拉多纳啦?好吧,我们也能那么做,只是我们不会那么做。”

马格纳斯认为,那就是瑞典人不接纳差异性的心态体现。“兹拉坦不接受一线队内的等级制度,”他说,“我记得另一家俱乐部有人说:‘他以为自己是谁?’我想人们对他存在偏见,可能有些球员觉得兹拉坦不够聪明、不够强大,无法进入顶级水平。”

伊布每堂训练课、每次训练赛都想要取胜,最终,这种精神让他得到了加盟阿贾克斯的机会!

在帮助马尔默重返顶级联赛后,伊布被卖给了阿贾克斯,身价870万欧元。更衣室录像显示,看到报纸上的这条新闻后,队长马蒂森惊呆了,“好吧,我猜我不得不祝贺他。”他说。

伊布则露出了他招牌的大笑,跳入镜头里,脸上分明写满了“劳资早说我很屌”的表情。

马尔默青年队教练加尔斯塔德说:“我不认为马蒂森的话有什么恶意,我很了解他。如果有年轻球员进入一线队,那些30岁的老将当然觉得难受,他们给他脸色看也是人之常情。而且,兹拉坦他也才不会在乎。”

阿贾克斯知道他们得到的是一名什么球员,一个不走寻常路的年轻人,激进,却充满求胜欲望。

伊布与马尔默的老将们之所以产生矛盾,是因为他拥有不可动摇的成就感。他之后的职业生涯数据足以证明:自从2001年离开马尔默之后,在阿贾克斯、尤文图斯、国际米兰、巴萨、AC米兰和巴黎圣日尔曼,15个赛季中,他13次夺冠。

伊布去到哪儿,成功就随之降临。

这不是碰巧运气好。伊布能够转会阿贾克斯也靠这种精神。

2001年3月,马尔默跟一支半职业球队打热身赛,伊布将球挑起,碾过三名后卫,用他招牌的跆拳道动作巧妙射门得手。这球永久留在了YouTube上。

当时阿贾克斯的技术总监,是前皇马和荷兰国家队主帅本哈克,“我只看了15分钟,就觉得够了。”

事实上,阿贾克斯的北欧球探约翰·斯滕·奥尔森早已密切关注伊布超过12个月,阿贾克斯迅速出手,击败了意甲的罗马,卡佩罗还在等待老板的引援批准,伊布已经抵达阿姆斯特丹。

本哈克继续说:“完成签约后,我对他开玩笑说,‘你敢操我,我就操你。’”意思是,你别让我丢脸。伊布看着他说:“别担心,我不会操你。我会成功。” 他体现了不能遏制的雄心大志,意志力超强,就像时刻告诉人们:“我不仅要成功,而且必须成功。”

本哈克没有失望,“从一开始他的训练情况就非常不错,忙于在球队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我喜欢那种态度。给我11个这种特点的球员,你就能够夺冠。他们在场下可能有所不同,但在场上会为你付出一切。”

从伊布的任何前队友或者教练口中,媒体得到的都是相同的训练故事。“他在训练中始终非常认真,”2006年到2008年在国米指导伊布的曼奇尼说,“他知道自己是最好的,并且会当面告诉你,而且在场上,如果你想获胜,可以把最后一击交给他。他是难以管理的球员,然而我跟他从来没有出现问题,因为他是决定大局的关键先生。每一个伟大球员都想赢,兹拉坦没有区别。”

“他真的很闷。”国米当时的左边后卫塞萨尔·罗德里格斯则笑着说。

在刚加盟阿贾克斯的前几场训练课中,伊布不仅展示了自己的天赋,还有他的个人主义爱好。

“我们打11对11训练赛,每次只允许两脚球,”阿贾克斯的前挪威国脚、后卫贝格多尔莫说,“一旦你第三次触球,就不允许再传球给队友,只有一条路,自己带球。兹拉坦碰球太多次了,遭到了教练的喝斥。他当时还在本方半场,但他一路带球到对方门前。进球前,他把球踩在门线上,夸张地问:‘现在可以了吗?’”

这种高标准的要求,贯穿了伊布的整个职业生涯。

前尤文图斯队友埃莫森说:“训练中他总是不断抱怨,那是他的一部分,有些不了解他的人,可能有负面看法。如果你不给他传球,他会生气。但这不代表他是坏人,他绝对不是。”

在巴黎圣日耳曼,一名青年队球员训练表现让伊布很不满意,奉先直接教训他:“回家在日历上记下你今天跟我一起训练,因为这是最后一次了。”

事实上,在伊布眼里,跟我一起训练,并不是简单的任务。

2011年效力AC米兰时,号称中场斗牛犬的意大利后腰加图索在更衣室闲得无聊,便把葡萄一粒粒扔向伊布。“如果你不停手,我就把你他妈丢进垃圾桶。”伊布笑着说。加图索的好奇心起,想知道是不是真的,于是继续扔。

伊布站了起来,拦腰抱起加图索,脸朝下,把他塞进了装脏球服的洗衣桶里。

全队都忍不住大笑起来,包括加图索。

这说明,伊布并不喜欢被人调戏。这种不惜一切也要赢的性格,不可避免地与更衣室冲突相伴。而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2002年3月与米多的剪刀门。

两人原本是好友,却因为1-1战平埃因霍温的比赛恶语相向,互相指责对方只顾表现自己。在伊布眼中,不管自己怎样,埃及射手米多都太独了,因此破坏了阿贾克斯取胜的机会。

贝格多尔莫回忆说:“他们在球员通道一路吵着回来,在更衣室的位置又正好是对面,我则坐在兹拉坦旁边。突然,砰,米多用尽全身力气把一把剪刀扔了过来,伊布一闪身,剪刀扎在了墙上,离他的眼睛近在咫尺。我们全都吓呆了,兹拉坦脸都白了,他的双眼变黑,整个人完全失去控制。其他球员和我都跳起来扑向他,努力避免一场斗殴。如果不是我们在那儿,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在阿贾克斯30年,做过球员、青训教练和总经理的大卫·恩德特,当时就在隔壁。“那些剪刀,现在就在我的抽屉里!我知道这是特别的故事,”他说,“第二天,我们忧心忡忡地回到训练场,你猜谁坐在那里?兹拉坦和米多,还勾肩搭背。米多笑着说:‘我可以杀掉你的。’然后伊布跟他一起笑了起来。他们就像街上的铁汉一样解决了这个问题,彼此尊敬和理解,不打不相识。因为他们的性格都一样无法控制。米多是个好球员,但兹拉坦还有头脑,懂得如何把自己的天赋用更实质性的方式转化为现实。兹拉坦有脑,米多没有。”

这些故事滋养了伊布的“我是奉先你他妈是谁”性格,在英文世界的表达方式就是“I Am Zlatan”。它甚至被做成了表情,时不时出现在网络聊天,甚至视频直播中。

在阿森纳试训时,他对温格教授说:“兹拉坦不参加海选。”

他送什么礼物给老婆海伦娜做生日礼物?“什么都不用送,她已经拥有兹拉坦。”

这被称为“奉先主义”,还有更多类似的故事。

事实上,这只是表面现象,真相并没有这么旗帜鲜明。伊布的自信,被认为是他能如此稳定、如此持久和如此辉煌的重要齿轮,但透彻了解他的人表示,真正的伊布,就如奉先吕布,是个性格复杂的人,与公众眼中那个经常用第三人称招呼自己的他,几乎有天然之别。

首先撕破一个神话的外衣。马尔默足球总监哈塞·博格,才是建议伊布拒绝参加阿森纳试训比赛、并告诉温格“要么直接买我要么作罢”的幕后导演。

至于不送海伦娜生日礼物的故事,这位伊布当年开保时捷兜风时因为撞车认识的女强人,为他生了两个儿子,改变了他的人生,即使是奉先也不敢对她不敬。那句话其实说的是伊布的前女友。

其实,虽然外表如同孔雀一样骄傲,但伊布的内心经常受到自我怀疑的煎熬,特别是效力阿贾克斯最初的日子,那时候他经常被人们嘲笑“他是个笑话”。

力主签下他的本哈克说:“每周一的比赛后,他豆总是冲进我的办公室聊天。兹拉坦的凡人时刻真是珍贵的回忆,我们会讨论怎么振作,怎么努力准备好下一场比赛。每次离开时,他都说:‘我知道我昨天踢得不好,但我会向所有人证明我能做到的。’他的内心动力总是能战胜他的小情绪,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一分钟。”

伊布的挣扎,主要在于个人特点跟阿贾克斯俱乐部理念矛盾的问题。阿贾克斯崇尚从青训到一线队都保持统一风格的哲学,体系高于个人。所以,伊布在训练中那一次征服队友的带球,却激怒了他的教练。

作为总经理,恩德特见证了这个过程:“他无法压抑自己表演的倾向,他太多次浪费机会,或者拒绝简单地把球传给位置更好的队友。但我们的处理手法也有不对的地方。阿贾克斯也有一种固定思维,觉得我们懂得更多,总是告诉别人怎么做。”

这自然而然引发伊布的逆反心理,困难的童年导致他有一种不信任任何人的心理。他成了一个叛逆者。

恩德特此时想到了一个人:“不久之后,我咨询了瑞典助理教练托米索德伯格应该怎么做。他说你必须说服兹拉坦,让他相信你们不是老师、他不是学生。要主动询问他的想法,这么做等于给他责任,给他尊敬,他就会敞开心扉。那真让我们茅塞顿开。”

这也解释了伊布在巴萨一个赛季不甚成功的原因,瓜迪奥拉坚持拉玛西亚战术体系,同样总是需要对伊布做出怎么踢、怎么做的指示。

足球,因此变得就像小时候上学。巴萨规定球员必须驾驶赞助商奥迪的汽车,得知这个要求的次日,伊布就把法拉利停在了训练中心的停车场,就此引来一场风波。

不过,并非每个人的教导伊布都会反感。总有例外的人。在阿贾克斯,那就是范巴斯滕,他的话伊布绝对听。

“巴斯滕负责青年队,他花了很大精力在兹拉坦身上。”恩德特说。在这位传奇射手身边,心高气傲的伊布也承认自己“就像个小男孩”。每场比赛前,他们还会打赌,赌伊布能进多少球。

“巴斯滕总是告诉他:‘足球场上,能成为技术大师当然很好,当时赛季结束时,每个人都会数你进了几球,你对球队有多大作用。专心做好这些。’其他人要对他说无数个小时,他才能听得下去,巴斯滕只要两句话就能让他彻底改变。”

对伊布来说,阿姆斯特丹的生活,是困难的生活。在罗森加德的一切后援网络都被切断,他开始想家。他将所有积蓄都用来购买一辆新车,试图慰藉自己,却只有反作用——他忘了薪水是每月支付,要到第一个月结束才有收入。

幸亏他在机场遇到的第一个人,帮助他度过了难关。马克斯韦尔,后来成为他的死党。

“从在阿姆斯特丹第一天认识,我们就彼此了解。我们几乎形影不离,做每件事都在一起。”35岁的马克斯韦尔说,巴西左后卫在阿贾克斯、国米、巴萨和巴黎圣日耳曼都是队友。

“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说:‘马克斯韦尔,我没东西吃了,让我住在你家好不好。’然后他就在我这里住了一个月,那就是我们的友谊建立的方式。”

这是“圈子”外的人难以一睹的伊布的另一面。

“我们之间的友情,在足球场外也能继续,这是罕见的。”马克斯韦尔说,“对我而言,他就像兄弟。在我一生最糟糕的时期,他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在我转会阿贾克斯后六个月,我的兄弟古斯塔沃因为车祸去世。没有人陪伴我,他是首先安慰我的人之一,此后我们始终时刻准备彼此帮助。”

至于我们眼中的那个伊布,可能是个假的伊布。恩德特说:“那肯定是他创造的一个角色——一块面具,这是保护自己的方式,他喜欢这种有英雄色彩的角色。真正的他,内心总是存在一种不安全感。但在外表上,兹拉坦就像一个电影里走出来的人物,内在却相当平静。你不能经常看到这一面。但只要你看看他跟马克斯韦尔的关系,他们截然相反:马克斯韦尔就像完美的英国好学生。伊布都经常问他:‘我是怎么踢到今天的?’他希望别人证实他的天赋,告诉他‘你表现真好’。”

曼联主帅穆里尼奥,属于少有的能走进伊布小圈子的主帅。“我愿意为他去死。”奉先公开这么说过。

对于那些在困境中站在自己这边,或者帮助他营造了那个上帝伊布角色的人,伊布将报之以火热的忠诚。

而他则继续营造着他本人自导自演刻画的“伊布”角色,让整个足坛越来越为之疯狂。

伊布饰演伊布的其中一场戏,肯定会博得曼联球迷的叫好。他曾这样嘲讽被自己狂过的利物浦后卫亨乔兹:“我先是向左,他也向左;然后我向右,他也向右;我又往左,他转身去买了一条热狗。”

2012/13赛季,巴黎圣日耳曼逼近19年来首个法甲冠军时,主帅安切洛蒂非常紧张。“你信上帝吗?”伊布问,安帅点头说信。伊布便说:“好,既然你相信我,那你可以安心了。”

“我不觉得他有多大改变,”曼奇尼则说,“我想他成熟了,因为现在他的经验太丰富,然而我不觉得他的性格有变。他依然只是兹拉坦。”

伊布性格中的一大特色,与曼联尤其相似。复仇心理。

在伊布的自传中,几乎每一页都能读到他渴望证明别人错误的字句。那种精神,正是他与许多同样天赋过人、难以管理的球员之间的最大区别。例如,扔剪刀的那个米多。

1999年,只为一线队踢过6场球的伊布,在马尔默降级后表示:“我希望人们忘了我,没人应该知道我的存在。然后等我们回到顶级联赛,我就会像一道闪电一样劈向球场。”

他渴望向足坛展示自己,于是,马尔默成功升级。

在瑞典国青体系,由于他藐视权威、拒绝从众,因此18岁前都无缘青年队,伊布心中复仇的火焰熊熊燃烧。

他也会怀恨,例如他曾说永远不会原谅马尔默的体育总监哈塞·博格,因为后者把他卖给阿贾克斯时更多关注俱乐部的利益,而非球员。

但他的这些怨恨,驱动他冲击新的高度。

贝格多尔莫回忆说:“他来之后没多久,就问我觉得他的收入是多少,我根据他的高身价猜了一个数。兹拉坦回答说:‘我赚的钱还不到那的一半!’然后他直接走上楼找技术总监本哈克谈话去了,5分钟后他走下楼梯,对我说:‘4年之内,我将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射手。’”

“我告诉他真相只有一个,就是球场。”本哈克透露,“如果他表现好,我将是第一个联系他的人。他理解,并且充满斗志要去证明自己的能力。”

然而,2004年伊布离开阿贾克斯转会尤文时,阿姆斯特丹球迷一点都不悲伤。事实上,阿贾克斯非常积极推销他,因为他在荷兰跟瑞典的国际友谊赛与俱乐部队友范德法特发生了冲突。

赛后,荷兰中场向媒体控诉伊布故意想要踢伤他。

伊布和范德法特从来互不待见,奉先不满范法因为户口本和青训出身而在更衣室拥有过高影响力。

“我们开过一次会,让每个人表达自己的观点。”恩德特说,“但或多或少那是伊布VS其他所有人。他等到最后一刻,然后站起来对拉菲尔(范德法特)说:‘如果你在去对媒体说什么,我就踢断你的两条腿,砍掉你他妈的脑袋。’更衣室都尊敬他的那个做法,他不会轻易放弃,即使全世界都与他作对。他会展现自己的真性情。这有些尴尬,是的,然而却完美体现了伊布当时的意识。他总是对自己充满信心,永远不会放弃。”

伊布在阿贾克斯的一个进球,已经为全世界球迷熟悉。那被他本人认为是个人职业生涯最佳入球。

这球你肯定看过,但这进球发生后的庆祝场景也不应该被忽视。伊布在场中与队友疯狂庆祝,而镜头转向看台上的范法,他一脸无动于衷,仿佛与阿贾克斯毫无瓜葛的人。

伊布回忆说:“2004年我还在阿贾克斯,尤文即将签下我。范德法特拒绝与我交谈,因为他会说我在训练中故意踢伤他。我没有,即使我道歉,他也不会接受。当我出场对阵NAC布雷达,阿贾克斯球迷嘘我,因为他们支持范德法特。他受伤了,不能出场,我出场了,打进两球而且助攻四次。”

“其中一球,我接球时身后有对方一名后卫,另一个后卫则准备铲我,但我控制住皮球甩开他们俩。接着转过身来,我看到了球门,我带球过人朝球门冲去,扣、扣、扣,因为我正在寻找最好的射门机会。机会没有出现,所以我自豪继续带球,过掉不同的球员,然后过了门将。我决定把球往回推一推,那样射门角度更大。”

“我又过掉同一名球员,过去他是我的队友,但我当时没留意。他后来对我说:‘兹拉坦,我还以为我们是好朋友。’我对他道歉,因为我没想到那是我的前队友。那是我最好的进球。范德法特?他的反应那是他的问题,我才不在乎。第二天我就签约尤文了。”

去到都灵,带着向阿贾克斯证明自己的心理,第一赛季伊布便成为队内头号射手,帮助斑马军团赢得2004/05赛季意甲冠军。他努力在健身房锻炼,要把修长的身材变得更加健硕。与此同时,他的老东家阿贾克斯则在荷甲名列第二,落后冠军埃因霍温10分;一年前,伊布是队内金靴,他们曾以6分优势战胜PSV夺冠。

后来到了国米,坎比亚索得到了跟范德法特同样的下场。“伊布讨厌虚伪的人。”国米门将塞萨尔说,“他跟坎比亚索处得不太好,因为埃斯特班跟董事会关系密切,他从来不为球员说话,总是站在董事那边。有一天,坎比亚索接到一记刀山球,他抱怨了一下。伊布失去控制,继续在内心的怒火全部爆发出来,他骂坎比亚索是个拍马屁的人,让他少说话、闭嘴。我们的教练曼奇尼不得不介入,但所有人都挺兹拉坦。”

但伊布不会永远针对一个人。他跟埃因霍温后腰范博梅尔在荷甲经常是对手,在瑞典与荷兰的热身赛也发生过矛盾。

“半场休息时,我们走向更衣室,兹拉坦把一个皮球朝我这边踢了过来。”范博梅尔说,“然后他走上来告诉我,你小心点。我对自己说:‘现在我不能还口,否则我们会出问题。’”然而,“几个月后,当我离开拜仁加盟米兰,听说CEO加利亚尼曾问过伊布对我的看法。虽然我们之间发生过那些事,他却说:‘我更希望跟范博梅尔是队友,而不是对手。’更衣室里,我坐他旁边,他帮了我不少事,因为我刚到意大利不懂说意大利语。他让我能轻松融入新环境。”

两人如今已是好友,伊布甚至受邀参加了2013年范博梅尔的退役纪念赛。范博梅尔养了一条罗得西亚脊背犬,那是一种凶猛的犬类,能够杀死狮子,而它的名字就叫伊布拉。说到这件事,范博梅尔笑了:“那是一条相当强壮的恶狗,所以非常适合。它的性格不错,肌肉发达,忍耐力也很好。我们希望给这条狗一个特别的名字,而我们非常喜欢伊布拉这名字!”

然而,有些伤口永远无法愈合,例如与瓜迪奥拉之间的鸿沟。

2009年,伊布以世界第二身价转会巴萨,却只效力一个赛季,而且与瓜帅没说过几句话。

去年9月,两人在曼彻斯特德比再次相遇,依然充满火药味。瓜帅批评伊布利用自传搞事。

伊布在2011年的个人自传中这么描写在巴萨的一年生活:“就像在学校,梅西同学开始发言。他13岁加盟,在那种文化下长大,对于那种学校里的废话早已习惯。他跑到佩普面前说:‘我不想再踢右边,我希望在中路。’结果我就落到了阴影里。他们都把球传给梅西,我没法踢自己的比赛。”

虽然转会巴萨后的前5场比赛都取得进球,伊布的个人主义风格与瓜帅的缓慢组织推进理念格格不入,在巴萨的体系下,只能有一名球员完全自由,而瓜帅选择了梅西。

“这样完全不行,”伊布最终怒了,“就像你买了一架法拉利,却把它当成菲亚特来开。”

这个赛季,伊布加盟曼联,其中一个动力自然是对抗曼城、击败瓜帅。去年夏季的时候,奉先得到过美国职业大联盟和中超的高额工资邀请,但他拒绝了金钱。恩德特分析说:“除了能跟穆里尼奥再次合作,对他来说,报复瓜迪奥拉也是一大动力。他是个非常自负的人,如果有人像瓜迪奥拉那样斩断他的翅膀,虽然嘴里不说,但他内心深处肯定留下了伤痕。”

伊布为什么选择英超?那是因为他在法甲两场进一球的破门率,曾被许多人揶揄:只是因为法甲弱。也是因为在2012年11月对英格兰国家队打入4球、包括一记禁区外的倒钩前,英格兰媒体曾常年讽刺伊布。

而这种精神,恰巧是追求复兴的曼联想要的。

加尔斯塔德教练说:“伊布训练的时候就像在比赛,他不会在曼联的训练场慢跑,完成任务就算。永远都是100%的。当他6月结束欧洲杯之后,并没有去度假。他急于证明曼联买的不是废物,而是最好的球员。这很快得到了证实。”

“我想当时的曼联有点恐慌,所以看着兹拉坦,看到了他的夺冠纪录。”恩德特则说,“他们想要立马成功,而伊布能够带来帮助。他仍然非常有状态,我都被他的身体惊呆了,能够35岁还保持这么好身材。他们已经打出了最后一张王牌,即使只是一年,兹拉坦也能给球迷和队友希望。”

情况,就跟24年前的曼联几乎一样。

不同的是,坎通纳在登陆英格兰之前,一直都是各大俱乐部眼中的刺头。甚至在帮助利兹联赢得最后一届英甲冠军(击败了曼联)后,主帅威尔金森仍然巴不得把他卖掉。

前曼联边锋李夏普说:“兹拉坦和坎通纳之间确实存在相似之处,埃里克也是那么傲慢。老实说,我们年轻人都害怕他。但他采纳了比英格兰人更英格兰人的方式,有一次我跟他在夜生活时聊过哲学和心理学。但他把自己的角色演绎得很好,因为这种风格让我们都听从他的号令。”

“伊布也一样,他能在不可能的环境下破门,在胶着的比赛得分,而且在关键比赛中看似无法突破对手防线的时候他也能进球。他提升了球队的表现水平,为队友树立了榜样。”

赛季开始的时候,穆帅表示:“当我告诉他,我在英格兰、西班牙和意大利都拿过冠军,而他没有,所以他就觉得:‘我得去曼联啊。’我在训练中可以给很多指示,然而在比赛里要做到就难了,所以我需要场上的球员能阅读比赛,理解我们的需求。兹拉坦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狂人的战术需要一名身体和技术同样出色的中锋,像切尔西的德罗巴和迭戈·科斯塔、国米的米利托。范博梅尔说:“伊布技术极好,他的态度也能给曼联带来很多。他能贡献进球,但作为中锋他也能通过接球、控球给队友供应支援。而且除了这些,你还能围绕他展开多种战术。他的位置一旦稍微后撤,就能更多地参与组织。”

伊布如果位置后撤,可能给对手防线造成潜在的威胁,那需要像马夏尔、拉什福德学会适时跑动,而不是死板地守在自己的边路,否则,伊布的缓慢持球就可能成为本队后防的风险。

夏普说:“从兹拉坦这样的球员身上,拉什福德只可能学到更多东西。你需要各种不同的球员。埃里克(坎通纳)过去不是口头上的领袖,布莱恩·罗布森才是,然而埃里克以身作则,我想兹拉坦也是如此。”

恩德特则说得更加恢弘:“兹拉坦可以成为拉什福德的巴斯滕。因为他过去的成就,他能让年轻人学会足球应该怎么踢,从而培养他们。他也可以影响更衣室,却不需要叫骂,他比人们想象的有智慧得多。”

范博梅尔表示:“除了他的足球才能,他的领袖力和存在感也是无价的。一旦踏入球场,伊布拉希莫维奇就像一名角斗士,挑战死亡,追求不朽。”

伊布,的内心非常有自知之明,却不掩盖自己成为世界最佳的强烈欲望,仿似一个好莱坞式的英雄。

从个人角度,他是比坎通纳更为出色的球员。坎通纳在曼联进球最多的赛季(1993/94),也只是25球(英超18个);如今赛季还有将近一半,伊布已经打入20球(英超15个)。

然而,如果他和穆帅想要在曼联得到像坎通纳和弗爵一样的地位,还欠缺一个关键因素。

24年前,坎通纳用他的高傲为曼联注入胜利精神,帮助曼联成为世界级强队。1995/96赛季,他虽只打进19球,却几乎球球关键,率红魔联赛逆转牛卡12分优势,足总杯决赛射杀利物浦,完成双冠。

有他头像的法国国旗,在老特拉福德飘扬至今。因为敬重国王,在坎通纳效力红魔期间,曼联球衣全都有领,以便他可以保持竖起衣领的招牌形象(恩宝曾设计一套无领球衫,被曼联以坎通纳喜欢衣领为由毙稿)。

现在,一个同样嚣张的外国球员走进了梦剧场。他说自己不是国王,而是上帝。

比喻恰当。

人们未必信上帝,但都得听国王的。除非,上帝将英超冠军重新带回曼联。

Tag: